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人生开了挂---玄奘

4已有 10440 次阅读  2016-04-06 03:32   标签安妮宝贝  blank  target 

宋代《玄奘负笈图》,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玄奘西行取经路线

《大唐西域记》

敦煌西夏壁画《玄奘取经图》

◎夏秋

由黄晓明、徐峥、赵文瑄等资深艺人加盟的影片《大唐玄奘》,从上周末开始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在当前并不令人满意的国产电影市场,这部片子确实选了个好题材。那么,历史上真实的玄奘到底是什么样子?

玄奘身世

本名陈祎,十三岁正式出家

历史中真实的玄奘,本名陈祎,隋朝末年出生于洛州缑氏县(今河南偃师市)一个没落官宦家庭。他的高祖陈湛, 做过北魏清河太守;曾祖陈钦, 曾任北魏上党太守、征东将军;祖父陈康, 是北齐的国子博士、礼部侍郎;父亲陈惠, 州郡举孝廉, 授陈留、江陵县令。玄奘之母宋氏, 是洛州长史宋钦的女儿。

现在有一种误区,认为僧人都是出身底层、没饭吃才去出家,但中古时代很多僧人的教育背景和社会地位都很好,绝非泛泛之辈,玄奘当然也是如此。又比如他有一名弟子窥基法师,就是唐朝名将尉迟敬徳的侄子。该如何看待以玄奘为代表的这批高僧?

除了和尚的身份之外,他们都还是知识分子,有的还是大知识分子。玄奘是大翻译家,对义理也有很多贡献,跟他同时代的道宣,学问也是好得不得了。道宣是律学大师,同时又是历史学家,写有《续高僧传》、《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广弘明集》等等。

由于父母双亡, 少时的陈祎跟随已经出家的二哥长捷法师来到洛阳净土寺学习佛法,十三岁正式出家,法名玄奘。在游历各地、参访明师, 打下深厚的佛学基础之后,至唐朝初年, 玄奘越来越觉得现有的经典已无法解答当时中国佛教所存在的种种纷争及歧义。

恰好中印度那烂陀寺僧人波罗颇伽罗蜜多罗(很多地方简称波颇),在长安兴善寺译经传法。年轻的玄奘,知道了在遥远的天竺,有那烂陀寺这么一个藏经无数的佛教最高学府,“乃誓游西方以问所惑”。于是他向朝廷上表,请求准许西行取经。

“御弟哥哥”

玄奘竟是老外的御弟?

《西游记》中女儿国国王对唐僧的昵称“御弟哥哥”,令很多人心醉;唐僧是唐太宗认下的“御弟”,也被世人当成史实。可实际上,玄奘西行非但没有得到唐太宗一丝一毫的支持,他本人反而因为偷渡出境,成了违反朝廷法令的罪犯。

唐朝初年, 政权初立,西部和北部又面临来自突厥的军事威胁,因此“禁约百姓, 不许出蕃”。玄奘西行的上表请求被驳回, 他自然也申请不到“过所” ,即当时的护照。

发下宏愿的玄奘法师决定偷渡出境,没有“过所”,他不敢公然走官道, 未免迷路却也不能离得太远。在瓜州边境上,玄奘法师还被边防军发现,差一点被飞箭射中,幸亏得到个别基层官吏、当地胡人的同情和帮助,渡过瓠芦河, 出了玉门关。

出关以后,生死考验才刚刚拉开序幕,头一个便是过“莫贺延碛”,也就是现在新疆哈密与甘肃交界处的哈顺沙漠,“长八百里,古曰沙河,目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玄奘在这里不但迷了路,还失手倒翻了仅存的一点饮用水。“四日五夜, 无一滴沾喉。口腹干焦, 几将殒绝。不能复进, 遂卧沙中。”

“宁可就西而死, 岂归东而生?”大概连老天也敬重这种为了信念无所畏惧的勇士,安排玄奘于昏迷中苏醒,并跟随识途老马找到了草地和水源。休息一日之后,他又独行了两天,才终于走出沙漠,到达伊吾。

莫贺延碛的考验之后,一个大大的惊喜在等着玄奘。贞观三年(629年)六月,高昌国王麹文泰听闻玄奘法师从东土西来,只身穿越莫贺延碛,大奇之, 给予法师最高的礼遇。

高昌国居民多数是汉魏以来屯田抵御匈奴的汉人苗裔,因此汉化颇深,高昌王对来自大唐的玄奘法师更是喜爱有加,甚至到了要强行挽留、阻止他西行的地步。玄奘经过三日绝食明志,使麹文泰不得已做出让步,同意法师西行。高昌王在法师停留讲经的一个月内,倾举国之力为他筹备了往返可用二十年的人力和物资,包括侍奉法师起居的沙弥四人、随从二十五人、御寒衣物、黄金一百两、银钱三万、绫及绢等五百匹、马三十匹。麹文泰还与玄奘约为兄弟,以绫绢五百匹、果味两车, 连同书信献给自己的姻亲、西突厥叶护可汗,信中称:“法师者是奴弟, 欲求法于婆罗门国,愿可汗怜师如怜奴”,请求叶护可汗为玄奘西行给予方便。不仅如此,周到的高昌王还为王弟玄奘准备了二十四封国书, 通屈支等二十四国,每一封书附大绫一匹为信。

玄奘离开高昌当日,“王与诸僧大臣百姓等倾都送出城西, 王抱法师恸哭, ……送数十里而归”。两人还约定,玄奘东归之时,在高昌停留三年,接受供奉,弘扬佛法。但是造化弄人,法师求取真经东回的途中,就听说了存续140年的麹氏高昌王国于贞观十四年(640年)被唐将侯君集所灭,而王兄麹文泰在国灭之前就已经忧惧而死。

没有麹文泰,玄奘的西行之路、包括在印度的游学,不可能这么顺利。

唐朝皇室

玄奘东归,屡次拒绝“还俗出仕”

经过十余年的游历和求法, 玄奘法师取道丝绸之路回国, 于贞观十八年(644年)抵达于阗。因为当年他是偷渡出境,不知道贸然回国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因此他在于阗上表朝廷, 报告自己“私往天竺”,“历览周游一十七载”,并在惴惴不安中等候朝廷的回复。

唐太宗敕令:“闻师访道殊域, 今得归还, 欢喜无量。可即速来, 与朕相见。” 玄奘法师于贞观十九年(645年)正月回到长安,并将其在西域各地所得梵文佛经657 部、150 粒舍利、7 尊佛像,全部送往弘福寺安放。在此后20年,他辗转弘福寺、慈恩寺、西明寺、玉华宫,组织翻译佛经75 部、1335 卷,直至高宗麟德元年(664年)病逝。在译经的同时, 玄奘还传教弟子,其中著名的有与高阳公主私通被杀的辩机、尉迟恭之侄窥基、合著《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的慧立和彦悰等。

我们知道玄奘译经得到了来自唐朝皇室的大力支持,玄奘本人与皇室的关系亦十分密切,但身在佛门的法师,却并不十分享受这份带着无奈的“尊荣”。

唐高祖、太宗初期对佛教的态度并不友好,高祖、太宗朝曾两次诏令“道先佛后”。玄奘回国时, 得到隆重接待和较高待遇,一方面是因为皇帝出于对历经磨难求法之人的敬重,更大程度上,还是因为玄奘带来的西域情报。

玄奘在唐代历史风云中的角色其实和政治有很大的牵连。他回国的时候,唐朝刚刚经历了一次政治动荡,就是太子李承乾被废,这件事本来与玄奘没有直接关系,但这是他回来之后面临的政治局面,我推测是对其有利的。因为李承乾身边原来有一帮关系密切的僧人,包括玄奘曾经的老师法常等人,所以李承乾倒台之后,在长安比较活跃的普光寺僧团就瓦解掉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中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折。

唐太宗除了晚期之外,他对佛教并没有那么强烈的信仰,他也支持道教,对宗教更多是利用的态度。比如,太宗知道玄奘从国外回来知道很多信息、有知识,就希望他还俗当官。另外玄奘的语言能力不是很强吗?就如荣新江等老师们敏锐地强调过的一点,太宗就想让他把《道德经》翻译成梵语,然后倒流回印度,这就像我们今天输出孔子学院一样要输出本土文化。

由此可见,太宗作为君主,操纵宗教的能力是很强的,包括他让玄奘写《大唐西域记》,现在很多老师都讲,《大唐西域记》实际上就是一个重大国家项目,因为太宗当时已经有进军中亚的野心,那么情报收集就很重要,所以我们看《大唐西域记》里的内容,那些中亚国家的兵、民、牲畜数量都记载得很详细,很像一份调查报告。唐朝对外战争,往往带有主动性,而且都是提前若干年收集情报。在对高句丽的战争中,也是如此。

 

作为一代高僧, 玄奘不但领悟佛门奥义,对世事人情也十分通达,这也是其取经十余年来顺利生存的一大因素。他意识到要弘扬佛法, 就必须得到皇帝和朝廷的支持,因此他不得不与帝王后妃、皇室贵族以及各级官僚周旋。

玄奘东归得到太宗召见后,屡次拒绝太宗让其还俗出仕的要求,又受命从译经工作中拨出时间来撰写记录西域各地情报的《大唐西域记》。贞观二十三年( 6 4 9 年),玄奘再次扔下译经工作, 陪同重病的唐太宗到终南山上的翠微宫休养,直到皇帝死后, 才随着灵枢回到长安。

高宗即位以后,法师忙于俗务的境况依然没有改变。以武后生皇子李显为例,玄奘首先要为皇后的平安“ 加佑”;其次为“ 佛光王” 李显诞生进贺表;“佛光王”生满三日再进贺表;满月剃发第三次进贺表;周岁还要再进一次贺表、上法衣。

这还没完,各地方大员进京,有的要请玄奘受菩萨戒,有的要请他讲经说法,有的纯粹看西洋镜,瞧一瞧单枪匹马过沙漠翻雪山路遇盗贼而不死的取经和尚究竟是何方神圣。当时来长安的印度僧人也很多, 携带礼品、书信往来频繁, 再加上日本、新罗等国的僧人也慕名而来,慈恩寺门口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玄奘一方面承担着繁重的译经工作, 另一方面被这些俗事缠得脱不开身,心力交瘁。

他数次申请入嵩山少林寺译经,想躲避凡尘,却均被太宗、高宗拒绝。毕竟在西域的外交事务以及皇家的祈福活动中,玄奘是必不可少又值得信赖的人物。

《大唐西域记》

在历史、文学、地理以及宗教等方面的价值,远超初衷

玄奘并不是中国第一个西行取经之人。在他之前,三国朱士行到达于阗;东晋法显到达印度,后者还著有《佛国记》,但是无论从深度还是广度,影响都远不如玄奘的《大唐西域记》。

《大唐西域记》是玄奘口述、辩机笔录的一部历史地理巨著,共12 卷,介绍了玄奘所到的110个国家以及传闻中的28个国家的地理疆域、都城规模、历史风俗、气候物产、宗教文化。上述地区包括现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中、南亚的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等地。

唐太宗命玄奘撰写《大唐西域记》,是希望了解西域各国的情况,为消除突厥军事联盟所形成的威胁和处理与突厥部落的关系。一直到唐高宗时期,唐朝军队才完败西突厥,控制了以碎叶为中心的一大片中亚地区,设立了龟兹、疏勒、于田、碎叶四镇,合称“ 安西四镇”,统属安西都护府。当然,今天《大唐西域记》在历史、文学、地理以及宗教等方面的价值,要远远超过唐太宗的初衷了。

结合《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和《大唐西域记》,我们知道了,玄奘西行取经, 除了莫贺延碛八百里沙海,还有许许多多九死一生的考验。法师从高昌离开以后继续向西,经阿耆尼(焉耆)、屈支国(库车)、跋禄迦国(阿克苏),又翻过位于帕米尔高原的雪山,走出今日中国的版图。 “其山险峭, 峻极于天。自开辟以来, 冰雪所聚, 积而为凌, ……加以风雪杂飞, 虽复履重裘不免寒战。” “七日之后方始出山, 徒侣之中馁冻死者十有三四, 牛马逾甚。”

《西游记》中委实把唐僧描述得太不堪了,似乎除了念紧箍咒和大呼“悟空救我”之外,什么也不会。可实际上,玄奘法师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堪称硬汉。除了穿过沙漠,翻越雪山, 渡过激流, 走出烟瘴荒林, 玄奘还屡次遭遇劫匪,在恒河上差点被印度教徒杀了祭祀天神, 幸亏当时天气突变,才得以侥幸逃脱。西行取经行程五万余里, 环境之恶劣, 常人难以想象,更别提坚持了。

历经磨难的玄奘终于抵达位于恒河下游的国家摩揭陁(今印度比哈尔邦境内),进入佛教中心那烂陀寺,师从高僧戒贤法师学习长达5年时间。他在印度各地的游历经验使得《大唐西域记》为印度历史弥补了所缺乏的戒日王时期的详细史料。所有甜品爱好者也应该感谢玄奘,玄奘东归后,唐太宗派人到印度摩揭陀国,专门学习熬制砂糖的技术。派去的工匠回到中国,用扬州出产的甘蔗,熬制出来的糖,品质比印度的还要好。印度方面也派专门熬糖的工匠到中国越州(今广东境内),用越州的甘蔗,也熬制出了很好的砂糖。这些都记录在了季羡林先生的《中华蔗糖史》里。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