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手-抄-本

4已有 1645 次阅读  2017-07-13 23:11

刘晓波系狱而亡。成为Carl von Ossietzky 之后,第二个被囚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昨天方知道这个檄文的出处。89年5月在北京就看到过,好像真的是手抄呐, 就是计算机打蜡纸油墨推印的。记得我当时还带到杭州(革命的时候俺老是想着夹点私货)和金华,在火车上和一个军科院的老共头在包厢激辩(铁路不是俺家开的,车长和播音员却是自己人, 哈)。丫的老东西闪亮的光头摇的和手鼓似的,断言党不会对学生开枪,下了火车看新闻联播,戒严!。话说回来,其时其间我也是很觉得这文太偏激了,根本看不出文章的历史意义。另外,觉得作者乃一个饿昏了头的北京学生太狂妄太超前。


“即便毛澤東被否定後,還會有第二、第三個毛澤東。” ( Oh yeah, will see sooner -博主)

“只反昏君 (salted, silenced, skipped )、貪官而不反專制、皇權是中國人的文化遺傳。在歷次改革之中,人們都把腐敗歸結為某個統治者的道德人格的墮落和思想上的錯誤。尋找「明主」和「清官」是中國人做了幾千年、至今仍然在做的夢。”

“否定十億中國人必然要從每個人、特別是從那些有文化的知識份子的自我否定開始。”

“事實證明,農民推翻皇帝的革命,只造成了中國歷史的封閉迴圈和專制主義的長命百歲。”

“就中國的現實而言,所有這些都可以歸結為這樣一點:即不能從專制主義的內部來尋找否定專制主義的力量。”



显而易见,我们至今也没能超越刘晓波1980年代的认识水平,他那掷地有声的激昂文字,会在今秋肃杀的落叶下回荡。

纳闷的是谁是这篇文章的英文译者,是否有助于他获得和平奖评委的认知。因为当时北京流传刘晓波英文不好。

~~~~~~~~~~~~~~~~~~~~~~~~~~~~~~~~~~~~~~~~~~~~~~~~~~~

四、不能只反昏君不反專制

  但是,對於有幾千年的封建傳統的中國來說,徹底否定毛澤東並不容易,正像中國近代史上的一次次反封建運動都以失敗告終一樣。在當代的中國,我以為,難以徹底否定毛澤東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兩點:

  首先,只反昏君、貪官而不反專制、皇權是中國人的文化遺傳。在歷次改革之中,人們都把腐敗歸結為某個統治者的道德人格的墮落和思想上的錯誤。尋找「明主」和「清官」是中國人做了幾千年、至今仍然在做的夢。否則的話,人們怎麼會在一九四九年以後一直把希望寄託在毛澤東等人身上呢?換言之,只要人們還相信只有專制文化的社會主義和教條的馬克思主義才能救中國,那就是相信政治專制和思想獨裁才能夠救中國,即便毛澤東被否定後,還會有第二、第三個毛澤東。

  不是昏君、貪官使專制政體腐敗,而是專制政體先天性地產生著昏君、貪官。如果沒有民主政治的保證,任何人在專制政府中都將成為昏君、貪官,這甚至與個人品質無關。最卑鄙的政治家也無法在民主政治中為所欲為,而最高尚的政治家在專制政體中也將為所欲為。沒有憲政制度的保證,任何掌權者都將走向獨裁。

  因而,如果僅僅把毛澤東作為一個昏君暴君來否定,而不是把他作為腐朽的專制主義的當代代表來否定,那麼就等於什麼也沒做,其結果只能是以新的獨裁者代替舊的獨裁者。幸運的話,是以一個開明的獨裁者代替昏庸的獨裁者。

  但是,無論怎樣,專制還是專制,它決不會因為獨裁的開明而變成民主制。從這個意義上講,最重要的不是否定作為個人、作為昏君的毛澤東,而是否定作為整個專制政體的總代表的毛澤東。但改革以來對毛澤東的批判,仍然停留在「只反昏君而不反專制」的水準上。更可笑的是,人們在對昏君和貪官的否定中都爭相標榜自己是「明主」和「清官」。

五、中國人要敢於自我否定

  其次,只否定少數當權者而不否定大眾和每個人自身,也不是對以毛澤東為代表的專制主義的真正否定。如前所述,「文革」的發生是專制主義的極端化所致。專制主義的極端化,一方面是因為以毛澤東為代表的當權者們極端化獨裁,另一方面是因為廣大的被統治者的極端化愚昧和軟弱。毛澤東再有力量,也不能一個人進行「文革」。毛澤東的力量來自於人民的愚昧和軟弱,他是十億中國人之愚昧的集大成者。

  也就是說,任何一個專制政體的產生和延續,都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共同創造並加以維持的。沒有順從獨裁的被統治者,也就不會有專制統治。具體到中國的歷史和現狀,沒有深厚的封建主義傳統所培養起來的中國人的奴性,中國的專制主義決不會如此長久、如此肆無忌憚。

  在「文革」中,沒有億萬隻手臂高呼「毛主席萬歲!」,沒有覆蓋中華大地的紅色語錄本,沒有遍佈每一個角落的「早請示,晚匯報」,沒有十億人齊聲高唱《東方紅》,毛澤東的名字怎麼會成為永遠不落的、普照人間的紅太陽呢?所以,否定毛澤東也就必然要否定把毛澤東視為「大救星」、「紅太陽」的十億中國人,否定十億中國人必然要從每個人、特別是從那些有文化的知識份子的自我否定開始。

  過去,我們的理論一直把反對建的革命僅僅理解為推翻皇帝或統治者,因而也就把中國歷史上無數次大大小小的農民起義稱之為推動歷史前進的革命。但是,事實證明,農民推翻皇帝的革命,只造成了中國歷史的封閉迴圈和專制主義的長命百歲。

  而真正的反獨裁革命,必須是對以專制主義為代表的整個社會(所有的人的生存方式、思維方式)的革命。這個革命不僅要打倒皇帝,更要消滅皇權賴以生存和維持的小農文明:專制與小農的生存方式是一個有機整體││農業文明,現代化就是要從生存方式上消滅農業文明,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麼任何企圖推翻專制主義的革命都將失敗。


六、否定毛是全民族的一次脫胎換骨

  只反皇帝而不反小農生存方式的運動,只能是動亂而不是改革。對於中國來說,打倒一個皇帝、否定一個毛澤東都不困難,人為不行時,還有天助(毛澤東總要死),困難的在於消滅汪洋大海般的小農意識。也就是像早期的魯迅那樣無情地批判國民劣根性。然而,中國當代史上的啟蒙者們,大多數都是罵皇帝的英雄,一旦面對大眾,便是一臉媚態,向愚昧微笑、鞠躬。而這種現象表面上看是站在與專制主義相對立的人民大眾一邊,而實際上是想在罵倒皇帝之後自己當皇帝,當人民的救世主。得志時,自奉為上帝;不得志時,人民是上帝。毛澤東就是用玩弄「人民崇拜」來奠定其至高權威的高手。

  這種把戲中國人玩得純熟、玩得心花怒放,從先秦時代的「民本思想」一直玩到毛澤東的「人民萬歲」、「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服裝可謂花樣翻新,卻永遠裹著一個臭皮囊。

  「文革」結束後,又有多少被譽為改革先鋒的人物仍然高舉著「為人民服務」的金字招牌招搖過市呀!又有多少在「文革」中寫過最最革命的大字報的人把自己標榜為反「四人幫」的英雄啊!又有多少被平反的「右派」、「走資派」變成了新時期的「極左派」呀!除了「四人幫」、毛澤東及其少數死黨外,其餘的中國人個個都是文革的受難者和反文革的英雄。

  中國人逃避責任、進行自我美化的本領真是舉世無雙。筆者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員,真該為此而驕傲、自豪和光榮。

  類似上面所列舉的民族劣根性還很多,諸如「愚忠」、「群體至上」、「平均主義」、「民族主義」等等。但是,就中國的現實而言,所有這些都可以歸結為這樣一點:即不能從專制主義的內部來尋找否定專制主義的力量。

  具體地講就是:在政治上不能從一黨獨裁內部尋找力量來反一黨獨裁;在經濟上,不能從公有制、計劃經濟內部尋找動力來改革經濟;在思想上,不能從教條化的馬克思主義內部尋找新的思想;在廣義的文化上,不能從中國傳統文化內部來尋找所謂的精華。而只能用多黨並存的民主制代替一黨獨裁,用私有制、市場經濟代替公有制、計劃經濟;用多元化的言論、思想的自由來代替思想一元化;用世界的(西方的)現代文化來代替中國的傳統文化。

  否定毛澤東,在最根本的意義上是否定中國人幾千年來的小農式生存,是一次全民族的脫胎換骨。儘管,這種否定不會一蹴而就,很可能是個極為漫長的歷史過程;但中國人必須從現在開始啟動這一進程。

  我以為,這也許是世界歷史上最漫長、最艱難的否定過程,因為中國專制主義的生命力之頑強堪稱世界之最。儘管,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痛苦之巨大甚至可能是難以忍受的,但是,除了忍受痛苦的煎熬之外,當代中國人別無選擇。

  否則的話,儘管毛澤東已經魂歸西天,但他所代表的專制主義仍然是永遠不落的紅太陽。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