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老房主

14已有 3131 次阅读  2017-12-13 16:58

下班到家,意外地发现门外倚着个蓝色大纸袋。袋口夹了张字条,里面放了两张十六开的厚白纸。字条上写道:“这是我整理母亲遗物时发现的,愿你喜欢”,落款是“玛丽沃兹尼”。拿出两张厚纸一看,上面银钩铁线,用墨色画出了我家的外观:十几级台阶弯弯曲曲,蜿蜒而上,连到大门口;门左右的窗户,粉色的窗棂,红色的砖墙,两开间的车库,以及房前那棵郁郁葱葱的大枫树,都一笔不苟,历历在目。看署名,是出自本地专为各家房主绘制家宅的一位画家之手。

 

十几年前把房子卖给我的美国老太太叫埃莉诺沃兹尼,时年八十二岁。1960年代新婚时,夫妇俩共建新房,又在此养大了一女二男三个孩子,玛丽就是他们的长女。丈夫过世后,埃莉诺独居此屋三十年,直到搬入小镇养老院 。卖房给我时,她年事已高,因眼肌萎缩视力不佳,但风度极佳。一头银发,戴金丝边眼镜,白里透红的脸颊少见皱纹,语气温和,总是笑呵呵的。我俩买房、卖房的交接非常顺利。

 

她住进敬老院后,我也去看过她。一套单人公寓,家具精洁。一进门是个藤编的半人高小茶几,上摆一瓶鲜花。她说话依旧不紧不慢,友好但不多嘴,还拿出加夏威夷坚果烤制的白巧克力饼干招待我。我保养房子碰到任何问题,比如油漆阳台、扫雪等,她都一一耐心作答。三年前父母来访时,我们一起去参观敬老院,还意外地在餐厅碰到她。她那时已年过九十,吃饭需要护士照料,气色也不如从前了,但脑子仍旧清楚,还能认出我来。不料,一眨眼昔人已经作古。

 

玛丽没留下通信地址,我无从向她表达哀悼与谢意。埃莉诺生前幸福,身后潇洒,一生没有虚度。惟愿她的在天之灵能收到我的祝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