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写在水上

10已有 898 次阅读  2018-08-21 09:37
 

前两天意外收到一个意大利人的电子邮件。写信人说:他母亲1948年在南京的金陵女子大学读书,1950年与时任意大利使馆翻译的父亲“私奔”,婚后定居罗马。母亲生前和家里闹翻,从不讲述当年故事。如今慈母已逝,他希望去中国寻根,找到外祖家亲族。

 

九年前我关于民国金陵女子大学历史的英文专著出版。这是小众课题,不指望会激起多大水花。不料十来年间收到了好些读者来信。来信者不是学者,他们的母亲、祖母或其他亲人曾在金女大就读或教学。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动荡,亲人逝后,记忆残缺,如烟往事更加成谜。所以,他们千方百计搜寻资料,到处寻根。拙作是1950年代后研究金女大的唯一英文专著,顺理成章成为他们发掘家族史的第一步。

 

找我的“金女大人”来自世界各地。定居美国的,我与他们通电话,见面,聚会,有时居然成为莫逆之交。常住中国的,我也曾去北京、南京、上海、成都等地拜访。中央电视台《客从何处来》曾来人咨询。南京师范大学金女院的教授对我的研究一直热心支持。两年前,美国一个基金会还要我帮忙写创立者夫妇的传记:妻子是金女大毕业生,先生当时在重庆的英国大使馆工作,两人坠入爱河,终成眷属。

 

二十五岁就英年早逝的英国诗人济慈留下墓志铭,哀叹自己的声名如同写在水上,随风而去。古往今来,人留下的其实绝大部分是速朽文字,立德、立功、立言谈何容易。作为文学研究者,我也常发表点无关痛痒的文章、书籍。不敢奢求不朽,甚至暗自怀疑有多少人会读学者苦心孤诣,孜孜刻刻写出的东西。因研究与金女大结缘,多多少少能帮人圆个寻根梦,在我是意外之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 彭丽芳 2018-08-21 10:16
    wow, 著作等身扬名万里啊!羡慕。
  • 夜夜笙歌 2018-08-21 10:27
    彭丽芳: wow, 著作等身扬名万里啊!羡慕。
  • lita 2018-08-21 12:25
    有著作,还有后续的动人故事,太好了!
  • 夜夜笙歌 2018-08-21 12:26
    lita: 有著作,还有后续的动人故事,太好了!
  • 小马 2018-08-22 07:02
    金女大现在是南京师范大学了吗?
  • buttery 2018-08-22 08:15
    这个人现在也是年近古稀了。1948年能上金陵女大,家里一定不是平民。
  • 夜夜笙歌 2018-08-22 10:13
    小马: 金女大现在是南京师范大学了吗?
    现在属于南师,称为“金女院”。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