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倔强的生命

7已有 818 次阅读  2020-08-10 10:51

194586日早晨,供职三菱重工的29岁制图师山口疆结束出差,准备离开广岛,回家与妻儿重聚。去车站的途中他发现忘了携带印章,返回去取。突然一道炫目白光闪过,他被强大气流卷起,抛到田里。醒来后,他发现头发被烧光,身体严重灼伤,左耳从此失聪。原本繁华的广岛已一片废墟。第二天他坐上避难列车回到老家,八月九日到公司汇报工作。正当老板质疑一枚炸弹怎么可能将一个城市夷为平地时,窗外又是强光闪过,爆炸声再次响起。他的故乡叫“长崎”。

 

以上是日本首位被正式认定的原子弹“双重受害者”的口述实录,他的事迹还被收入纪实电影《双重被爆》。两次核弹爆炸时,他距离辐射源都不到三公里。1946年诺贝尔生物学和医学奖获得者Hermann Muller认为,核弹释放的强烈伽玛射线损害DNA,不但危及幸存者的健康生命,还将贻祸不可胜数的后代。2010年山口疆去世,享年93岁。他太太活到88岁。他们的儿子58岁就去世了,但1950年代生的两个女儿尽管童年多病,成年后健康长寿。

 

科学家后来发现,核辐射对幸存者及其后代的危害没有我们担心的那么严重,因为人体DNA有自我修复的功能。但我依旧惊叹山口疆及其家人的惊人生命力。巨大的灾难面前,死是容易的,他的遇难同胞可以为证;生是艰难的,但有幸活下来,生命就有发光的机会。

 

山口疆晚年投身于反核运动,现身说法,呼吁建立“无核世界”。度过严峻的新冠疫情后,赞美人类生命顽强的同时,我们是否也该慎重思考怎么好好度过宝贵一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