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故人行狀

已有 5492 次阅读  2009-06-03 22:15   标签故人 
在美国的时间过得總那麼快, 真有山中方一日, 世上已千年的感觉。我不是喜欢怀旧的人, 很多事都随风而逝, 忘得一干二净了。 可是人海茫茫,又四海为家地在美国生活着, 也就懂得珍惜短短的邂逅。有时推想,可能这样的友情才容易消受。 古人强自宽慰时说的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也許应该是 “两情若要久长时, 必不可朝朝暮暮”。 在C城认识的朋友J的行状却是不能不写下来的。

J是我在美国认识的最早的朋友之一。 她当时三十出头, 本来是台湾高雄大学毕业的硕士生,已在政府某部门工作。 J来伊大,除了不满意自己的工作, 想要争取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可能也是因为她的表弟和表弟妹L在这里。她最后回台湾, 实在有点迫不得已。 在她拿到硕士学位正在考虑何去何从时, 她在台湾的老母忽然出了事。 原来她母亲平时发动组织了一个会, 先集资再授权他人投资。 不料所托非人, 筹集来的资金被诈骗一空。 参加她组的会的人当然要从她那里争回自己的钱, 于是纷纷告上法庭, 威胁说如不付钱就要让她母亲锒铛入狱。 那一段时间, J夜夜国际长途, 一个月内就花了一千多美元的电话费。平时言笑宴宴的她变得愁容不展, 听说有一次还当众垂泪。 她回台湾尽孝女之道, 其实是有违她想继续深造, 最后定居美国的计划的。 这也真是时也, 命也。

J一到C城就自己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 离系里很近,可是附近酒吧很多。 每到凌晨两三点酒吧关门的时候, 总有歪歪斜斜的醉汉高歌踉跄而过, J颇有怨言。 幸好她的作息时间和旁人不同, 常常是学习工作到凌晨然后上床, 睡到下午起身。 她一个人生活得有滋有味, 常常去看学校的音乐会, 篮球比赛以外, 还学芭蕾。 自己计划着要节食减肥, 每天中午只吃一包薯片, 喝一瓶果汁。 下午饿了,就用系里的微波炉做一包爆玉米花,喝一杯咖啡, 每每让我这顿顿大嚼的旁观者自愧饕餮。 可是J的减肥多不长久, 常常是一星期后就回复到正常的食谱,好像也没看出她的体型有什么变化。

因为曾在英国进修, 又曾到法国小住, J对欧美食品所知甚多, 总能解答我的问题。那一年一起出去旅游, 一路购买吃的喝的都是由她指点迷津, 让大家喜气洋洋地购回价廉物美的东西。 她的口味偏于西洋,爱吃奶油甜点, 但很能顾全大局,帮着买回午餐肉, 酱菜之类的中国特色。 看她每次吃饭都是细嚼慢咽, 浅尝辄止, 十分斯文。 又實行少吃多餐的办法, 时不时得加点餐。 记得一次晚上九点半, 大家早已吃过晚饭, 同游的另两个人出去办事,J忽然提出要吃早上买的苹果。 据她说, 冰箱里的那个苹果红艳动人, 不断对她发出招唤, 她实在是抵抗不了诱惑了! 于是开箱取刀, 切而食之. 吃的又不多, 只有两三片而已, 我至今还疑惑着她是真的胃口小还是定力好, 吃饭时总能自我控制。

J细密的性格在工作上表现突出。 她在C的第二年在系里谋了个学生秘书的工作, 负责复印, 打字, 接电话, 收发信件, 整理文件等。 我去系办公室, 常能见到她埋头案间或奔忙于复印室。 她做事速度不算快但很妥帖周全, 每次印出的文件总是字字清晰, 装订整齐, 自有一份干净整齐的美感。 去了她家才知道, 她所有的来往信件也都分门别类, 账单, 公函, 私信,摆放得整整齐齐,让我赞叹她的条理。

也许是因为她早已工作的关系,J在人情来往上颇为练达, 对朋友时有饭局, 看戏之类的邀请。 她爱交际, 朋友远比我多,可是待人诚恳,有求必应. 曾有一个台湾女生求她开车买电视机, 买来之后又嫌质量不好, 要退回店里, 后来又要买新的, 反复三四次, 而且每次都要去离城甚远的购物中心买便宜货。最后连脾气温和的L都有了微词,J还是面无愠色地帮她办好. 这件事是L告诉我的,J自己一字不提, 我佩服J的雅量的同时,也自我反省有没有烦扰她帮忙过分的地方。

回台湾之后, J又重回原来的单位工作, 后来在高雄大学找到了一个教职,并接着读博士生。 经过一些小小的波折,她也结了婚, 生了兩个儿子。 现在为人妇为人母还得教书, 实在是相当辛苦的。前年我去英國伯明翰大學開會,正巧她也在附近做研究課題。闊別八年又重新見面,令人有“今夕複何夕,共此燈燭光”之嘆。她的大孩子已經上小學了,健康的膚色,和母親一樣微微上挑的眼角,讓我覺得生命真是奇妙。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