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初為人師

已有 5233 次阅读  2009-06-03 23:00
我在A城的另一桩重要经历是教书。

 身为外国人要教文化差异大的美国大学生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 何况还要应付师生, 同事, 上下级之间千丝万缕的纠葛。 我起初做的是一位台湾来的中文老师的助教, 管一年级中文两个小班的操练, 每周六个课时。  因为主管的台湾老师要求大家轮班, 助教们每四五周就要换两个不同時間上課的班教, 所以我周一三五三天有教书任务时, 自己的选课往往颇费周折。 开始教一年级后, 又发觉课从汉语拼音讲起, 无数次重复练习,得聚精会神, 耐心十足, 假如碰到语言天赋差些的学生是很折磨人的。  美国学生大多精明, 很快就能摸准老师的脾气软硬程度, 以便相机行事,以最少的劳动换取最佳的成绩。 想起在国内时学生对老师言听计从, 诚惶诚恐的样子,很有文化差异之叹。

教语言最重要的是要带动学生积极参预, 他们说话越多越好。上课时老师要想方设法,设计出各种练习让他们多用中文。我做一年级中文老师的助教時, 很少能主动地做什么事, 因为她用同样的课本教一年级已经超过三十年了, 所以规章制度, 操作程序都制定得斩钉截铁, 不容更改。 这个老师的脾气又是不喜欢听不同意见的, 在那种情况下, 自己真要在教学技艺方面有什么突飞猛进是不可能的。 当然, 我当时对语言教学兴趣平平,也没当真钻研过什么教学改革等等。 

教一年级中文的最大长进, 大概就是和学生的交往。 這個大学的大学生中,爱玩的不在少数。 他们一到考试就紧张万分, 可平时还是照玩不误。 有一个班特别爱开玩笑, 为首的是个出生在澳大利亚的学生, 不由分说就给他的朋友们取上诨号, 在课堂上叫得十分热络。  这批人招朋引伴,吆五喝六, 时常打乱课堂秩序, 以后升入二年级也讓新老师头痛不已。 但这个为首的也有可爱之处, 比如说, 他得意洋洋地告诉我生日时如何鼓动他的母亲喝酒, 把这个中年澳大利亚女人倒立在啤酒瓮上, 像抽水机一样地给她灌酒, 让我佩服其母好酒量好肚量的同时, 也担心她是否酒精中毒。

我在A第三年的第二个学期, 换到一个美国老师手下跟她一起教二年级.  这位老师的个性和先前的那位很不一样, 爽快开朗, 而且很能体恤给她干活的助教们。不过,因为我是第二个学期才接手, 学生的习气已经养成,加上课本不理想, 自己又缺乏经验, 所以这半年的课实在上得结结巴巴, 很为吃力。我教的两个班一个是所谓超前班, 另一个是普通班。 超前班的学生自然是成绩优异, 反应敏捷, 普通班上就有几个犟头倔脑的扬州八怪。  最麻烦的一个学生从香港来美国读书, 本来有一些中文基础, 他颇自以为是还罢了, 偏又不肯多努力,还爱发牢骚, 带动得一班唯恐天下不乱的同学也蠢蠢欲动。 听教过他的另一位美国助教说, 以前课上这个学生常因为他是美国人就提出很多刁难的问题, 惹得他常常在办公室发脾气骂这些人是 “爱捣乱的猴子”。 

经过这一次锻炼, 我的最大体会是对美国学生也不能听之任之, 该管的时候还得管, 否则更不好收拾。  这些十九二十岁的美国学生, 其实思想不成熟的还很多, 平日的家庭教育, 社会环境又都强调唯我独尊, 所以虽然表面上自信十足, 实际却感情脆弱, 经不起挫折。  考试成绩差了或受了老师批评, 就往往要怨天尤人, 把责任推在老师或他人身上。 教育这样的学生, 基本得以鼓励为主, 批评得重了未必有效, 还可能招致学生报复,对人对己都不利。 有时候自己戏言,在美国,要做個好教师, 先得学会做个外交家和法律专家, 因为跟学生打交道必须调动如簧巧舌, 又要具备保护自己的法律意识。 我不是个好为人师的人, 然而我得承认教书真的很能锻炼自己计划, 应变, 组织, 交际等各方面的能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ladybug 2009-06-06 12:46
    想请教个问题,在美国大学当中文老师有什么要求吗?什么样的条件才可以?谢谢。
  • 夜夜笙歌 2009-06-06 19:10
    Ladybug: 想请教个问题,在美国大学当中文老师有什么要求吗?什么样的条件才可以?谢谢。
    先有个有关学位(最好是博士),再积累点教学经验(大学水平)。
  • ladybug 2009-06-07 12:34
    yeyeshengge: 先有个有关学位(最好是博士),再积累点教学经验(大学水平)。
    谢谢。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