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1

    《永夜》:月影婆娑,飞星传恨,相见无期

        他叫99,他叫100。   99:“我宁可被张屠夫杀,也好过落在逛牡丹院的守卫手中。”   100:“没有张屠夫,难道要吃带毛猪?”   99:“你也认识张屠夫?”   很无趣的初识,因为张屠夫,拉近了99和100,99决心保护好100这个白痴弟弟。 &nb
    分类: 书评|407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忆《碧甃沉》

                       静琬,兰花开了,你还不回来 看完逝风流年写的《沛林手札:吾爱静琬,吾妻静琬》久久不能平静,那份悲凉甚至比读完匪我思存的《碧甃沉》还更为凝重。 明知道往事已成烟,沉沦在回忆中
  • 不欢的男人们真真是把小言男主五花八门各种类型的美男都凑齐了。。   李徘古(排骨)——优柔寡断男   李李吉(里脊)——青梅竹马男   洪少柔(红烧肉)——复古男   景流湃(精牛排)——温馨男   白展基(白斩鸡)——腹黑男   马拉余(麻辣鱼)——冰山
    分类: 书评|2461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4
    养了好久,今天一口气看了二十五页,真过瘾。。。 飘阿兮是我很敬佩的一位小言作家,她的文我几乎都看过 从《作茧自缚》、《过客,匆匆》到最新出版的《晨曦之雾》,可谓篇篇经典。。 她的文谈爱情,谈生活,谈人生,虽说是小言,却不仅仅是言情 有人说阿飘的文叫人对爱情,对婚姻绝望 她总是以一个旁观人的视觉深刻地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