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谁把流年暗偷换

2已有 6497 次阅读  2011-04-14 10:28   标签暗恋 



(建议看文时试听帖底的音乐\(^o^)/~)

谁把流年暗偷换


 我一直想对什么人说说吴凡的事,可我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人,所以,我只能像一棵树,在秋风渐起的日子里,沉默地,固执地摇晃每一片叶子,她们和他们读不懂我的心事。或者,是我的故事。已经过去很久的事。

 我的朋友们常说我像个孩子,天真幼稚,童心尚存,和男孩子们称兄道弟,还喜欢史奴比和樱桃小丸子。我不服气:她们这样评价我,不过是因为我没有喜欢过谁,没有暗恋过谁。怎么认定我不够成熟,不像个女孩?

 单说我的好朋友苏吧,我总以为她比我幼稚。她戴黄色的像拖把头一样的傻帽子,涂粉红色的唇膏,还经常把唇膏涂到嘴巴外边。我小时侯偷用妈妈的口红才把口红涂得满脸都是。我怎么就像个孩子呢?

 苏并不以为然,她问了一个问过我很多次的问题:你到底喜欢谁?我很茫然地想一想,便再一次摇了摇头。她得意洋洋地,这就是了,一个快满18岁的女孩子居然没有喜欢的男孩,还说自己很成熟?我看,你还停留在小学阶段,怀念小男孩和小女孩手拉手做游戏的时光吧!苏是一个暗恋高手,她长得漂亮,人又纯真,对她有好感的男孩不少,偏偏她有一个坏毛病:她暗恋的男孩都是不喜欢她的,喜欢她的男孩她又不喜欢,所以她一直都在孜孜不倦乐此不疲地暗恋着谁或谁。

 在教室昏暗惨淡的灯光下,她的双眼闪闪发亮,两颊绯红,她说,难道你就不遗憾?那种惆怅,又快乐的心情,是每一个成长中的女孩都应该体会一下的。

 我想我明白她的意思,我甚至差点让一个人的名字脱口而出,我很想告诉她也告诉我自己,我真正喜欢过谁。被许多人认为孩子气的懒散的我,这样拖延着不肯长大,抗拒时间的痕迹,到如今,我留恋的,我怀念的——到底是什么。

 是因为一个男孩。他在我的心里,从未稍离。

 啊,青青子矜,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我确信,男孩吴凡和关于吴凡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某个地方,永远不会消失。年少的吴凡和年少的日子等在那里,直到我沿着幽深寂静的时间长廊往回奔跑,知道把他们找到,知道少时的容颜在模糊的空间重新绽放。有些时光是永远无法丢弃的,也是值得回想的:春天的气息,夏夜的花影,小女孩在镜前不断更换发饰,12岁少年明亮的眼神,甜蜜地、甜蜜地相视一笑。

 想起吴凡,就会想起秋天的小树林,空气中尽是湿润的、清冷的植物将要枯老的味道,满地巴掌大的黄叶子,踩上去,又松又脆,还有细微的辗转的声音。那是他转到我们班后,第一次秋游。小学五年级。

 很多细节都淡忘了。珍贵的只有一瞬。吴凡站在我的面前,那么轻柔又那么笨拙地从我头发上捡出一片树叶。他比我高,我仰头看着他,他笑一笑,把手里的树叶扔掉。周围的声音渐渐淡下去,像电影的背景音乐,细细碎碎,似有似无。他的声音很清楚地飘过来:“你今天的辫子梳得很好看啊!”

 我记得从树枝空隙看到的天空很高很蓝,是一种像羽毛般轻柔又像泉水一样清澈的蓝,一片叶子飘了下来,打着旋,无论怎样千回百转,无论怎样抗拒也不甘心,终于以一种凄美如鸟的姿势告别树枝,亲吻大地。

 那一刻,我异常快乐。即使过去好多年,至今我还记得,那种唾手可得的单纯快乐。

 我曾无数次地回想,我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吴凡的呢?始终,无法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实际上,我甚至不大清楚,我是否真的喜欢他?如果是,那又是怎样的一种喜欢呢?我只觉得,每当想起他,都会禁不住微笑。心情变得闲适而快乐,像是被冬日暖阳晒着一样舒服。我有很多要好的女朋友,她们常轻易地喜欢上谁,又忘记了谁。我觉得非常困惑,喜欢这个词,从她们嘴里说出来,那么时髦、轻松、随意,如一场可有可无的游戏,她们都是老练的参与者,仿佛是一个从街角便宜购买的苹果,可以随便赠与和接受。我没有那样的习惯。到底,什么是喜欢,又为什么喜欢呢?因为你掉了一本书而他帮你捡起来?因为一次明亮而短暂的对视?

 因为你聊天时他微笑着凝视你?或者,因为他只穿白袜子?假如是这样的话,我想,我对吴凡最初的微妙的好感缘于一个春日的早晨,也许,喜欢上某个人,本来就是一件简单又盲目的事吧!如果那个清晨我不是那么早就去了学校,如果教室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如果那些蓬勃的草木香味没有灌满教室,如果他的眼神不是那样明亮。如果……

 那么,现在的我是不是会有什么不同?某些留恋的东西是否会没有价值?心灵里某个隐秘柔软的角落或许能更加坚强?我是不是也会像我的朋友一样,更加成熟、理智、冷静、圆滑、世故一些?

 然而假设只是假设,在那个春日的清晨,我跑进教室,教室里只有吴凡,他背对着大玻璃窗坐在一张课桌上,头发因为晨雾有些湿润,温柔地伏在额角,黑亮的眼睛同样像隔着雾一般。他的背后是紫蓝色的天空,金色粉红色的晨曦,还有大片大片开得惊心动魄的樱花,衬得他宝蓝色的运动衣格外鲜艳。

 他坐在那里,像一株不断拔节成长的植物,无声而坚定,我突然发现这是一个和我以往认识的完全不同的吴凡,在这之前,他也不过是一位普通的同学,同桌男孩,可是,在一刹那间,他使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是的,那时侯我还不懂得有一个词叫做“动容”。

 我很清楚他在朝我微笑,可小女孩只能沉默不语,并暗暗猜度,自己的脸究竟红了没有?

 我想,最初的,纯真又固执的爱恋萌生,就是在那一瞬间。

 我从来都不知道他是否喜欢我,也许是,也许不,我并不在乎。关于吴凡的回忆留在我心底,晶莹剔透,它一直是属于我的,最珍贵的东西。我极为小心地呵护它,爱惜它。它停留在我的心上,这些年来,它一直是为了我的心而特意保存的。我不想长大。在很多被现实逼得无处可逃的时刻,我打开它,渴望回到无忧的年少,回到单纯的为一句话语一个微笑而快乐的岁月。我害怕成长,但是,当我的每一部分被毫不留情的现实磨损得伤痕累累,我知道它能保护我的心完好如初。即使生活是残酷的,我仍然拥有那些宝贵的许多人早已失去的纯真年代。

 可是,吴凡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呢?也许这永远会是一个谜。初中毕业以后,他以优良的成绩考上了长沙的一所名牌重点高中。是的,在我心里,他一直是一个非常优秀,又非常

 大方俊朗的男孩。现在,我和他也是两个不同的季节。这个城市不大,但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他。

 或者,永不相见,也是一种幸运。

 1路公共汽车里十分拥挤,它像蜗牛一样缓缓往前挪动。每到交通高峰,车厢像一听沙丁鱼罐头,可能是因为每天放学都坐这班车,我已经习惯。只是疲倦无力,在吵闹的公车上,我的身边有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我闻到她们的气息,温暖而清香,还有清澈的,像小鹿一般的眼神,她们热烈地讨论着什么,是一个同桌的男孩么?我会心微笑,把眼光移向窗外。

 ……

 我无法形容当时惊讶的心情,我像被雷击中似的愣住了,全身机械般僵硬,不能动弹,我看见了他!吴凡!没有一秒钟的犹豫,我知道是他,就是他!可是,他已不是从前的小男孩吴凡了,他已长得很高,头发有点长,几乎遮住眼睛,部分头发染成金黄色,耳朵里塞着耳机,一边嚼着口香糖。眉头微皱又漫不经心,无所谓的样子,一派颓废风格。

 我立即转过头,掉开了视线。车子微微晃动,我看着车厢里每一个人的脸,苍白的,空洞的,淡漠的脸,突然觉得晕眩。长大了以后的吴凡离我越来越远,再也无法触摸,无法接近。他终于变成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从此陌路。我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男孩, 我记忆中的吴凡永远只有12岁,永远停在那个时候。光线暗淡的车里,有一种无依无靠,怅然若失的味道让人落泪。

 下了车,我站在街口,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伫立,我不敢动不敢回想,但是,一些隐约的记忆仍然在风中破碎。一些斑斓之景在脑海中浮现,而我,只能置身于现实中,像串起来的黑白老电影的片断一样的现实中。

 少年吴凡长长的睫毛,他在开家长会的冬夜给我的皮手套。

 炙热夏日篮球场上他的身影。
 他像水一样安静的注视……
 我的已经被遗忘的发夹。
 我那浪费在日记上的午休。
 我的英语练习:I Love you ,Love you,还有……
 所有的一切如夜晚空幻的烟花,无声地熄灭了。

 原来,这就是时间,巨大而不可摧毁的时间一直在我窗前奔走,不容忽略,像那片叶子的命运,无论你怎样千回百转也无法抗拒时间的力量,我没有任何办法。

 我还是无法好好保存最初的、脆弱的感情与回忆,我曾经以为,它不会失去,不会变质,那么完整,没有残缺,没有遗憾,始终是极致的美丽。
 到最后,还是灰飞烟灭。
 我怀念的,只是一个已经消失了的男孩。

 是谁?是谁啊?把我的时间我的年华暗暗偷换?

 在17岁的最后三天,我终于像在一篇日记里所写的那样,为了即将体会到的、微微疼痛与决裂的成长落下泪来。

 那是一种碎裂般的疼痛,没有声音,只有疼痛。

 疼痛之下,我那温柔酸楚的心还在那里,轻轻地——呼吸。只是,它,与我那停滞的天真纯洁的往昔终于切断了任何联系。

 我对自己说,世事就是这样的吧。

 每个人都是这样长大的吧,时间都是这样流去的吧,这就是人生的规律吧。

 我,也总算给自己,一个成长的机会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cn_4OzQ1hk/

背景音乐:《wo ai nee》 ——电影《花与爱丽丝》插曲


PS:

  这是一篇当我还是少女时在《青年文摘》上看到的文章,当时非常喜欢,所以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它的名字,该文文笔细腻,将少女懵懂的爱恋刻画得丝丝入扣,这是一场不被主角所知的暗恋,同时也是女孩对爱情理解的成长。

   正如每个女孩都会长大,再美好的初恋也会被时光打磨,枯萎继而渐渐逝去。

 

                                            ——选自本人参加“当时少年春衫薄”书会的帖文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