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唱落了林花唱落了春紅

4已有 2059 次阅读  2018-01-26 03:48   标签散文 


歲月如歌,唱落了林花唱落了春紅,歲月如歌,唱寒了春水唱黃了綠葉。

流年深深,歲月重重,妳還是從我記憶深處破蠶而出,壹剎那又清晰地回到我的眼前。仿佛是歷經了久遠的歷史,布滿了層層的塵埃,幾輩子了我都未曾把妳忘懷;又仿若是才剛剛走出落幕的舞臺,妳又真真切切回到我身懷。

我以為已把妳藏得那麽深,藏在了心底的深處;我以為已把妳藏得那麽冷,冰封在心底的壹隅。然後,妳就會成為壹個秘密,壹個亙古的秘密,妳就會成為壹段歷史,壹段無人知曉的歷史。只要我不說,我的日子還會是這樣無風亦無浪地過下去,時光還會是這樣不急不緩地流淌,我的歷史將在此斷節,就算司馬遷再生也無法填補和續章。

可是我忍不住把秘密交付給了黑夜,因為它忠誠於視而不見,視若無睹。我把秘密托付給黑夜,因為它充耳不聞,酣然入夢。我把我的心事向黑夜傾訴,把我的憂傷向黑夜坦露,把我深深的愛戀和悠悠的思念向黑夜和盤而托。我知道,沒有什麽可擔心的,既便這樣,秘密還是秘密,我依舊能把妳藏在心底。可我沒曾想到,遠在天邊的繁星竟然還有幾顆來偷聽,我也未曾想到,如水的月光明明已躲在雲層裏竟然還能窺探。

還有什麽可以躲藏得了,無處可藏!無處可躲! 我的眼角能不泄露我的憂傷?我的三幹青絲能不泄露我思念的悠長?妳是我壹生的痛和愛戀,妳是我壹生割舍不了的情懷和追逐的夢。妳真的離去了,踩碎了飄落壹地的玫瑰花瓣;妳真的離去了,撕碎了壹張張寫滿諾言的信箋。傷痛得無言,心傷得無言。踩碎的玫瑰花瓣還留著芳香,撕碎的諾言已鏤刻在心間,我又如何能把心放空,讓回憶隨風飄揚,把往事徹底遺忘。

風柔柔地撫過我的臉,輕輕地問:情之為何物?我不知曉,我已被情網緊緊套牢,我只知道幾千年來愛的故事演驛了壹場又壹場,亙古不斷,壹個個癡男怨女前仆後繼匆匆趕赴情場,既便修行經年的倉央嘉措也踏破壹道道清規戒律去硬闖情關。不要怪我多情,我,壹個人間煙火的女子,又如何能在情愛的漩渦中抽身。風輕輕撫著我的發,低聲嘆息:何以為愛而壹往情深?我也不想,我也想讓愛剝落抽離,可是縱觀上下五千年,哪壹場愛戀不是愛得生生死死,難舍難分,既便修為多年的倉央嘉措尚且不能抹去壹個情字。不要怪我癡情,我,壹顆紅塵中的微粒,又如何能獨善其身,輕易斬斷千纏百繞著的情根。

是的,我曾是如此的貪婪,貪婪妳溫柔的目光,貪婪妳雙唇的柔軟,貪婪妳懷抱的溫暖,貪婪妳堅實的臂彎。或者是我太貪婪了,得到了太多我就不得不失去。是的,我曾是如此的迷戀,迷戀妳深情的愛戀,迷戀妳百般的呵護,迷戀妳千般的溺寵,迷戀妳肆意的放縱。或許是妳給予的太多,以至妳不得不收回。可是我已習慣了有妳的日子,我已中了妳愛的蠱太深,如何將息?

妳從來沒有離開過,妳壹直在我身邊,妳壹直在我心裏。妳真的沒有離開過,離別的渡口是那麽的遠,還有壹段無法企及的距離。妳真的還沒有離開,青青的楊柳岸邊,我折斷的那支青柳還在手中,未曾贈柳何以相送,何以有離開的藉口。古道陽關,夕陽還沒下沈,杯中還是滿滿的酒,滴酒未沾何以賤行,何以有西出陽關的理由。

壹切還來不及商量,壹切還容不得我斟酌,妳遺我孤獨在寒冷的風中,手中握著的那束玫瑰,吹落了滿地的玫瑰花瓣,妳漸行漸遠的身影,消失在我模糊的淚眼,玫瑰花瓣的馨香,還留著妳撕碎的諾言。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