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其他] ZZ 香港“占中”背后的精神角斗

本帖最后由 sunshine622 于 2014-10-30 04:38 编辑

http://www.guancha.cn/zheng-ruo-lin/2014_10_29_280630_s.shtml

在西方主导着话语权、道义评判权和历史解释权的当今世界,我们对国际上的大多事务都难以及时洞悉其发生之缘由和目的。我们总是在过了很久才发现,原来某桩历史事件的发生并非“偶然”;而当西方媒体对其大肆炒作时,更是有着用心深刻的目的和原因。

从香港非法“占中”行动的发生,以及西方媒体对其报道趋势和动向,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西方对中国正在进行的就是一场以意识形态为旗帜、以媒体为武器的舆论较量。说“较量”其实是用词谨慎。其实质是一场思想战争。在今天,核大国之间已经没有了通过武器进行征服的任何可能性。因此,在美国和某些西方人士看来,要杜绝中国挑战美国世界霸权的惟一方式,是通过打赢一场“心战”,使中国自动失去挑战美国的能力。尽管中国并没有挑战美国霸权的野心,但美国和西方历来“以己度人”,就如“上帝以自己的形象造人”一样,美国和某些西方人士是必然要认定中国欲与之争霸的;所以中国再表白,他们也绝不会相信。

这次香港发生的非法“占中”事件,就是一场中美之间的精神角斗。香港只是战场而已。这一点,从西方媒体对这一事件的炒作方式就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出来。

从一开始,法国《解放报》就在头版头条位置用“香港之春”的大标题来为这场非法“占中”行动定性。其副标题是“北京当局开始担心由香港大学生掀起的这股民主大浪将会席卷整个中国……”,这显然是在为“雨伞革命”定性并挑明其最终目标。



事实上,某些西方媒体在报道这场非法“占中”行动上,确实是不遗余力、全力以赴;其规模和方式早就超出正常新闻报道的范畴,更像是在进行着一场针对中国大陆的真正的“思想战”。而《解放报》的上述头版就这场思想战的纲领。很多不太了解西方媒体运作方式的读者会想当然地认为,西方媒体是自由的,所以不可能有一律的报道方针。确实,西方没有“宣传部”来下指令。但“自由的”西方媒体在涉及对外报道、特别是对中国的报道时,却往往惊人地一致。西方业内人士其实心知肚明,他们的媒体总是有一些“媒体风向标”的存在。如美国《纽约时报》、法国《世界报》、《解放报》就是这种特殊的风向标。这些媒体报道的中国,往往会被其他媒体、特别是电视媒体所遵循。上述“香港之春”的标题就是一种“定调”。

在对这场非法“占中”行动定完调之后,一切报道就“顺理成章”:既然是“香港之春”,那么报道的道德立场已经确定:非法“占中”永远有理而中国当局永远无理。于是,一切都将围绕着这一道德立场展开。而其最终目标也就是“使民主大浪席卷整个中国”。总结西方媒体到目前为止对非法“占中”报道的规律,可以看出从整体上而言,确实是一面倒地将事件朝着上述方向引导。其中以下几个领域极为吸引眼球:

一是突出“颜色革命”的所谓“天然合法性”来掩饰“占中”运动的实际“非法”性。如法国某电视台在报道时故意用“香港人欲通过这场占中行动重新找回他们的自由和民主”的说法,来暗示是“中共剥夺了香港人的民主与自由权力”,而完全无视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150年来从来就没有选举过行政长官的铁的事实。

二是突出中国当局与香港学生之间的矛盾,将后者的运动形容推翻前者的前兆。在法国BFM电视台采访时,播出了一名香港学生所说的这样一句话:“北京想把他们的意志强加给香港,我们不答应。香港不是中国。”这是公然在挑衅“一国两制”的“基本法”原则,试图让西方舆论认为,香港与中国不是一个国家,就像很多西方媒体从来将西藏作为一个“独立国家”来报道的那样。

三是将香港反对“占中”的“沉默的大多数”套上“中共支持的黑社会”的大帽子,试图掩盖这场非法“占中”行动的不得人心,蓄意地欺骗西方舆论。很多西方媒体在不得不提到香港民众自发起来反对非法“占中”行动时,都特意突出(但又不敢直言,因为没有证据)“反占中”群众中有“疑似黑社会”的面孔,或“说普通话的人”(暗示是大陆派来的)。

四是鼓励和支持非法“占中”进行到底,将香港这场运动说成是“民主与独裁的决斗”。在香港任教的法国人让—彼埃尔·卡贝斯坦(Jean-Pierre Cabestan)公开声称,尽管法国与欧洲需要与中国合作做生意,但却绝不能对这场意识形态斗争“袖手旁观”。

五是运用一些“细节用语”,来歪曲历史和事实,误导西方舆论,试图让西方舆论相信,“正义”是在非法“占中”行动一边。比如声称“学生们的饮水和用餐都是市民自愿捐献的”(暗示非法“占中”行动得到多数民众支持)、突出学生“自己管理卫生清扫”,以强调学生的理性来反衬官方的“野蛮”……而对不利于非法“占中”行动的信息则有意忽略,如只字不提有关学生领袖和幕后组织者得到美国某些机构的支持和资助的事实、同时对有关民意调查证明“反占中”人数比例高达70%以上的信息则视而不见……等等。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香港非法“占中”行动这场舆论战中,我们在西方阵营面前溃不成军……今天,全世界舆论中的主流,是同情非法“占中”行动的。

假如非法“占中”者得逞……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曾指出,西方是如何运用“逆推”“黑天鹅效应”来研究如何才能使中国在2023年前后崩溃。

假如我们也来根据“黑天鹅效应”原理进行逆推,则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场非法“占中”行动最终目的就是一个:将香港独立出去的“颜色革命”;并通过香港的“颜色革命”,进而扰动中国大陆政局。



我们先做出假定推断:香港非法“占中”行动得逞,2017年特首普选方式改变,出现一名反华候选人。那么我们可以断言,不管这位候选人最终得票是多少,只要他没能赢得选举,必定出现一场新的“颜色革命”,其籍口必然是“选举作弊”,其口号必然是“公正重选”。届时将再次出现以“重选”为目标的非法“占中”行动。显然,当今天港府无法解决目前的这场打着“要真普选”的非法“占中”行动的话,很难想象届时会有能力解决一场新的“要重选”的非法“占中”行动。其结果只有一再重选,直到反华候选人当选特首为止。一旦这一幕出现,将会大大鼓励境内外的“民主势力”。中国境内的“颜色革命”将无疑会随之爆发。后果可以想象。

如果出现这一幕,那么上次我的文章中所描述的发生在2023年的中国事件,就有可能不幸预言成真。

那么我们也来“逆推”一下“黑天鹅效应”,来看一看非法“占中”行动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会成功,我们也就能反其道而行之。首先,非法“占中”行动必须坚持到底,直到达到改变普选方式、使反华人士能够成为特首候选人为止。坚持非法“占中”,正是目前“雨伞革命”的组织的首要目标。

其次,非法“占中”行动必须不断升级。特别是口号升级,因为只有不断升级,要价不断提高,才能杜绝任何和平、理性解决的可能性,才能走向下一个目标:引发暴力。

第三,必须引发暴力(最好有伤亡),然后将暴力的罪名嫁祸于港府——北京。以此进一步激发舆论反华,特别是争取港内外对“受害者(即学生)的同情和支持。众所周知,在这场非法“占中”行动中,不仅参与者绝大多是年轻的大学生,甚至包括很多更为年轻的中学生(好操纵、易冲动、更具暴力倾向),更有甚者,现场还出现了很多儿童。其目的太过明显:就是要挑动香港警方犯错误,误伤哪怕一名儿童;届时就必然会出现“警方对儿童施暴”的夸大宣染,以争取香港和西方舆论的进一步同情和支持。众所周知,全球舆论历来都对“向儿童使用暴力”是最为深痛恶绝的。香港警方能够迄今为止未掉进圈套,实在证明了其克制、温和到了何种地步。但反过来,警方的克制也为非法“占中”的行动者和组织者以最大的自由活动空间,从而使非法“占中”行动得以一再发酵。

第四,非法“占中”行动将必然是“说一套、做一套”,口号上妥协而行动上激化,以达到步步升级的目的。如果港府当局被非法“占中”组织者的口号所迷惑的话,就必然会步步被动,直到跌入对方预设的陷阱之中。如果我们深入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每次非法“占中”行动在关键点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些“意外”的细节;实质上这才是非法“占中”组织者真正的“杀手锏”,这样才能使矛盾步步激化、步步升级。如9月26日真正使非法“占中”行动朝着冲突方向转化的,就是一个非常“小”的细节:在相对平静的集会快结束时,非法“占中”行动组织者黄之锋突然用“扩音器”高喊“重夺公民广场”,并率先翻过围栏和警戒线,挑衅警方;在场显然是预先布置好的两百名激进学生立即随之跟进,从而使这场本来平和的示威立即升级为双方的激烈冲突。在10月中旬学生与港府达成对话协议、非法“占中”行动进入低潮时,学生组织者突然以“莫须有”的借口中止与港府的对话,使双方冲突重新泛起。在所有“颜色革命”中,这是屡见不鲜的招数。

第五、非法“占中”行动必须有外界秘密资金支持。任何公众行动都必须有充足的资金保障。香港这次的非法“占中”行动显然已经得到了大量的外部资金的支持,而且资金已经到位,否则单凭学生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维持如此之久的。

第六、非法“占中”行动必须得到尽可能多的香港民众的支持。

第七、必须引诱港府犯错误,特别是要挑动中央与港府之间的分歧。单靠学生这点单薄的力量,是无法达到非法“占中”、改变普选方式的目的的。只有在港府和中央之间打出一道裂缝,使港府转向支持学生,非法“占中”行动才能达到目的。

中国大陆无法独善其身

我们在应对这场“舆论战争”时,根据对“黑天鹅效应”的逆推,我们得知非法“占中”行动欲得逞的六大要素。那么我们在应对时就要反其道而行之。

首先要清晰地让非法“占中”行动的组织者和幕后策划者知悉,中央绝不会在原则问题上做出任何让步,就像法国数百万反同性恋结婚的民众上街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示威,也无法改变法国国民议会投票通过允许同性恋结婚的法律一样。

其次,防止冲突升级的惟一途径,就是在细节问题同样坚持原则立场,不轻易做出任何让步。任何谈判都会导致某种程度上的妥协。但这一妥协必须是在不会造成对方提高要价的借口的前提下才能做出。

第三,要对非法“占中”行动可能出现的任何意外、特别是暴力冲突前景,做出充分预案,以防万一。

第四,要在对非法“占中”行动的媒体报道中占据主动,要主动提出话题,主动引导报道方向,主动引导舆论导向。应该指出的是,这一点,香港警方表现出色。当示威队伍中出现儿童时,香港警方及时谴责示威者将儿童劫为“人质”;香港警方还主动出击,向舆论摆明“非法占中”才是暴力冲突的根源。

第五当然非常明确,必须彻底切断非法“占中”行动的境外资金来源。这一点说来容易,但做起来却难度甚大,必须综合多个部门(警方、金融、财会……)的专业力量,才有可能做到。

第六,要密切关注香港民众的动态。民众对运动的支持是会变化的。目前当非法“占中”行动损害了市民的利益时,他们反对;但一旦情况发生变化,民众也会随之而变……

第七当然就是要竭尽全力保持港府与中央的一致,这是不言而喻的。

在做好这六点的前提下,最为重要的则是如何在舆论上对非法“占中”行动战而胜之。非法“占中”行动有一个阿尔喀斯之踵:“非法”。必须反复强调“占中”的非法性质,才能赢得舆论的支持。细心的读者一定注意到,本文在提到“占中”时,一定加上“非法”两字。我们不应该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就忽略或省略它。相反,我们应该时时刻刻强调它,只有在人人都明白并理解了“占中”是非法行动,而任何非法行动都是对民主的破坏时,对非法“占中”行动的斗争才能获得胜机。

但非法“占中”行动却在舆论上正在赢得香港年轻一代的支持。因为他们相信了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念。经历过殖民时代的香港中、老年一代大多不信任西方,但年轻一代却没有这种切身的体验。他们既没有经历过六七惨案,也不知道港人一直到七十年代时在自己的领土上却一直是二等甚至是三等公民(英国人甚至印度人都比港人“高一等”)……在这种背景下,这场“舆论战争”的艰巨性和长期性是不言而喻的。

我个人认为,舆论战实质上是一场“洗脑”和“反洗脑”的斗争。非法“占中”行动的洗脑方式是“真民主是港人的权利”,你去与之争论“提名权”、“特首爱不爱国”等等是徒然的,因为没有港人(甚至包括反占中人士)会反对争取“真民主”。循着这个思路,我们就会步步败退。“反洗脑”的关键在于“非法”!“任何非法行动都无法导向真民主”,才是这场战争的胜负手。当多数港人认识到“任何非法行动都无法导向真民主”时,这场舆论战我们才能胜券在握。

舆论导向是一门深刻的艺术,我无法一一列述。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场以香港为战场的“舆论战争”实际上已经进入中国大陆。一些以“中立”、“温和”面目而著称的中文外国媒体已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成为中国的“舆论风向标”。有多少中国媒体主管是读着外媒中文网来决定自己的报道主题和方向的?要知道这些网站的影响力有多大,有需要研究一下这些网站的观点(甚至包括一些用语方式)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媒体即可窥一斑。

当然,我并不反对中国媒体人阅读这些网站,但我希望的只是中国媒体人在阅读这些网站时多一个心眼、多一点自己的(批判性)思考而已。法国大哲学家萨特在“拒绝一切来自官方的荣誉”时,这一“官方”包括东方、也同样包括西方在内。我们难道不应在接受任何信息时,都抱着“怀疑一切”的态度去过滤吗?如果我们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离一场新的“(舆论)甲午战争”就不远了……
————————————————————————————————————————

这是我最近看到的难得的分析文章。虽然,还是觉得未免太高看香港了。颜色革命的开始资本只会在背后支持,出了成果才会走向前台,最开始上台的还是一般人,中国是否有那么一大群想要打烂现行秩序的一般人。无论资本还是选择跟资本走的精英,都不会让自己做炮灰。不过,这么看来,香港还是有风险的。唉,终于有人出来说了,港府跟中央不是一条心的,中央在香港才叫弱势呢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收藏 分享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看起来楼主对西方舆论很有研究,说的太精辟了
“阿拉伯之春”,wow, good.
纠结的一个月
冬天渐近,坐等伪春凋零。
签名被屏蔽
真可惜,中国人没有上当,下一步呢,他们的后手是什么
顶,支持,让更多人关注这个帖子。现在那些占中的现在可以无视法院禁令。无视他人利益。真让步了,她们推出什么候选人,如果没有选上,必然会污蔑选举舞弊等,又弄出游行等。现在他们能无视法律,怎么可能指望他们能够在选举的时候没有如他们的意愿,就不用非法手段,就遵守规则了,这样的人本身就是得寸进尺。最终,无视他人的利益,未征求他人的意愿只是用自己去代表他人。而行自己利益之实。
顶,支持,让更多人关注这个帖子。现在那些占中的现在可以无视法院禁令。无视他人利益。真让步了,她们推出 ...
fuchen 发表于 2014-10-30 22:35


之前有人反驳我了呢,你说的那些那都是以后的事情,是猜测懂么~╮(╯▽╰)╭
回复 2# wuyouwulv


    ,不是lz写的,转载的,作者是文汇报的记者,在法国常驻了二十多年
唉!占中还没有完啊?
昨天?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何必记得。明天?那么久以后的事情,何必去想。
咦?这事还没完么?我感觉好像已经是上半年的事了→_→哈哈哈哈哈
长风万里三尺剑,一庭花草半床书
回复 7# jiashiyu


    看现在的泰国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何况要求一个地区的领导人必须不搞分裂。这个也是正常的吧,一国两制是当初达成的共识。怎么就提两制,不提一国了呢?一国不就是要求领导人同意爱国吧。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是过去早就有的事情。何况,就算欧美也有说因为某人可能威胁到他人的安全。所以,限定某人不得进入其可能危害的人的多少公里范围之内,进入就违法的很多判例吧。也没有说因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就不可以预防于未然。落叶知秋,预判将来不是很正常的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是古人的智慧结晶。
我赞同其中一个观点。
在我们提到占中的时候,不要忘记在前面加上非法两个字。他们的非法占中,这个性质绝对不能让步。
我个人只能认为那些企图通过香港的非法占中来掀起所谓内地争取民主的,只能是徒劳
内地不提大部分人完全不知道占中的事情,就是知道的,也大部分很反感,觉得香港那群傻子又在瞎搞搞了
当然,香港那群傻子是指的那些拿着外国国籍又出生在香港还有支持国外的所以反中国分子
看书看书,看好书
继续顶这个帖子,世界各国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不允许外国人参与本国选举,甚至当选。香港由于是历史遗留。但是,只要世界还没有发展到大同。剥夺那些有外国护照的参与香港政治选举是天经地义。香港人可不该只是居住在香港的人这样的定义。类似也不是每个居住在美国的人就都有权参与美国大选投票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