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中国人被IS杀害真相:韩国人忽悠中国90后赴巴传教(图)

关于在巴基斯坦被绑架的两名中国人遇害的报道6月9日引起舆论关注。在当天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对此回应称,5月中旬,两名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被绑架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中国驻巴使馆立即启动应急机制,同巴方密切沟通配合,全力设法开展营救工作。巴基斯坦有关方面向中方提供了一些信息,并表示这两名被绑架中国公民有可能已经不幸遇害。我们对此高度关切,并继续抓紧通过各种途径了解核实有关情况。据《环球时报》驻外记者了解,这次事件并不简单,可能已经遇害的中国人是被一名韩国人带到巴基斯坦进行传教活动的。
文章来源: 环球时报 于 2017-06-09 13:40:09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环球时报》记者从事发当地民众那里了解到,被绑架的两名中国人是去年11月底由一名韩国人带领进入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真纳镇地区,韩国人在那里开办了一所学校。出入这所学校的中国人还有11人,加上遭到武装分子绑架的2人,一共13人。在绑架事件发生后,巴基斯坦当地警方和中国使领馆人员已经对这11人进行了有效保护和妥善处理,他们已于近期返回国内
为什么巴基斯坦当地武装分子会绑架这两名中国人?韩国人为什么会在那里办学校?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韩国人在奎达真纳镇创办的这所学校简称是ARK,对外声称是一所语言学校,培训一些年轻人学习巴基斯坦当地的乌尔都语。但是,他们的学习和生活轨迹都有浓郁的宗教色彩。

这些中国年轻人以参加语言学校的名义租住在当地旅馆里。他们基本上每天主要做三件事:首先是语言学习,以如何与当地民众沟通和打交道为主;其次是开会,似乎是交流各种心得;第三是搞带有宗教仪式性的活动。尤其是第三项内容,这个学校的中国年轻人出门时会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三到五人。他们在附近走街串巷,给当地老百姓播放宣扬基督教的视频并进行劝导,还邀请当地人参加他们的活动,为他们唱基督教歌曲。按照当地人的理解,这其实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因为当地民众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信徒。

目前,这名韩国人是如何在中国招募这些年轻人到巴基斯坦传教的,尚不清楚。但此前,不断有报道称,韩国一些宗教团体和个人冒险到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传教,屡次出现被绑架和被杀害的情况。因此有人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高危地区进行宗教活动。

这些年轻人以90后为主,他们涉世不深,思想比较单纯,在受到蛊惑后,缺乏判断力。正因为他们的活动涉及到复杂的政治宗教因素,而且是在穆斯林聚居区传播基督教,所以很容易引起纷争,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中国年轻人应该对此保持清醒头脑,提高警惕。

根据中国外交部的消息,如今这两名中国人质很可能已经遇害,进一步的情况还需要更多事实来印证,当地有关部门也在努力搜寻和处理相关事宜。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7/06/09/6301487.html
已经被怀疑是假的说法了。环球为了洗受害者活该的说法。
看来IS不咋买中国的帐啊。。。我们墙头草工作没搞好。
我在追的文:这次换你来爱我;敛财人生;大医凌然;幻想农场;我爱种田;玩宋;超级男神;克斯玛帝国;回档1988;奇幻异典;我在豪门养熊猫;女配不掺和;我还只是个孩子啊;古董下山
您的位置: 文学城 » 新闻 » 焦点新闻 » 害死中国人的韩国海外传教团 到底有多疯狂?(组图)
害死中国人的韩国海外传教团 到底有多疯狂?(组图)
朝鲜战争结束后,李承晚政权为了拉选票,以政治力量去助长基督教力量壮大。反过来,教会也通过报纸和教众影响力去为李承晚拉票,称是上帝交给大家的任务。

到了朴正熙时代,韩国有了一种政教合一的味道,同时,各种基督教变种的邪教发展得比基督教还要迅猛。比如文鲜明的统一教,崔顺实父亲崔泰敏的永生教,早先还有淫棍派等等

朴正熙意识到宗教对政权的侵蚀,渐渐地将教会政治优势打压下去。这时,韩国教会将发展重心从政治转向了信徒“灵性归属”。

韩国基督教一开始就得到了美国扶持,并承担着宣传任务。1954年在民生极其困顿背景下,韩国基督教广播网(CBS)拿到了大笔美元,顺利开播。

“路德时间”成了CBS王牌节目,成了一些韩国人的精神食粮。

1956年美国再投巨资成立“远东广播网”(FBS),用汉语和俄语分别向中国东北和苏联远东地区进行福音宣讲(宣传战),每天时长达到14小时,取得了不错效果,有的中国人偷偷写信到广播中的地址。

1963年成立远东广播公司,进一步加强对中国的宣传。

现在韩国宗教宣传进入了网络和面对面交流(来华传教)时代。

韩国国内则在宗教狂热之中,“全韩福音化”是基督教在韩国本土最大理想。

韩国学园传道会总裁金俊坤认为,韩国跟以色列一样,是第二个“神的选民”民族,是远东灯塔。并相信在世界末日来临时,信神的韩国将领导整个世界,成为宇宙大国。

那么对韩国来说,基督教在国内要排斥其它所有宗教,而在不信教的韩国人眼中,基督教是“狗督教”。

但基督教在美国和韩国政治势力和财团支持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迅速占据绝对优势,它的手法亦是相当强悍。

集中培训

以汉城等城市的学园传道会为例,一次完整培训过程为四个白天,五个夜晚。课程为:如何祷告?如何成为基督徒?如何让圣灵充满内心?三步走。

学员们被从各地带来后,就马上进行10人一组的编组,实行军事化严格管理。每小组配一名培训师(教官)。

小组成员每天吃,住,学习,祷告都必须在一起,还要交流每天的心得感悟。

培训师非常重要,韩国教会有一套培训理论,就是如果一个人没有接触过基督教,那么对教会的温度一般只有10度,20度,甚至为零度。

所以培训师自己必须每天保持一百度的高温,来加热周围宗教温度。

有的中国人接触到韩国传教团体时,往往会遇到死缠烂打,打骂不走的情况,就是这套理论带来的。因为传教者一定是极度疯狂的100度。

这一套下来,在韩国培训营里的民众,转化为基督徒比例为98%,除非你神经超级大条,才能成为那2%。

遍地开花

从1971年开始,韩国各城乡教友数量呈爆炸式增长。其中邪教也受益无穷,人们根本分不清谁正谁邪,因为套路一个比一个狠。

既然第一步已经成功,接下来就是巩固期,所谓巩固就是祷告。

韩国教会对信徒祷告有严格要求,必须定时,定量,少一次,少一句都不行。

祷告并不仅在教堂之中,而是要融入生活。晨祷会,是韩国一个创举,世界上没有一个基督教主体国家能做到韩国这种力度。

每天早晨,牧师会带着男女信徒聚集到固定地点,一起感受神的大能和福音。包括韩国总统也有自己的晨祷会。

从城市到乡村,再到深山密林之中,韩国可谓是祷告声一片,时间长的人能达到40天以上,不停的祷告。

大型活动

布道活动是扩大教会影响力的重要举动,活动声势越大,吸引的民众越多,1973年艾汝岛广场布道大会,人数达到一百万以上,持续五天,参会民众如痴如醉,精神恍惚。

1971年,该教会成功吸引新成员30万。

1980年举办了“韩国-新生命”布道大会,有意选择冻得滴尿成冰的寒冬时间来检验教徒意志,各地教会几乎全部参加。因为地方太小,一拨人在室内祷告,一拨人在室外祷告。

然后,室外那帮冻得不行不行的,词都念不利索,哈哈哈哈哈哈,哈利路亚。哈哈哈哈哈哈,哈啾!

于是,就室外室内几万人,两个小时换一次场地。

活动通过电台、电视台、报纸的极力推送,又影响许多人自发加入教会。这时期,韩国教会由农村人口变成了以城市中产阶级为主。

海外传教

这是韩国必走的一条路,国内饱和后,影响力必须向境外发展,控制更多教徒。

这是需要大量资金为后盾的,这么神圣的事情,谈钱就俗了,但钱必须从信徒身上刮来。

拿枪顶着你要钱,那是抢劫,拿经文对着你要,那就是爱的奉献了。

韩国人奉献教会比例一般是收入的十分之一,但作为一名虔诚的教徒,你得主动一些,多掏一些,狂热的白领往往会掏出十分之九的收入给教会。

高级神职人员则不但有很高的社会地位,还有政治影响力,当然还有丰厚的薪水。要啥自行车!

有了资金就可以对境外传教铺路,这不是白扔的。境外带出的大批教徒,自然也会乖乖掏钱,中国对他们来说不仅是一个传教地,更是一个庞大市场。

韩国对外宣教协会最早成立于1972年,由赵东震担任董事长。体量最大的是艾汝岛纯福音教会。

这支海外传教大军人数接近10万,主要针对地区是第三世界国家,中国是重中之重。

中韩建交前,日本是韩国最重要的传教国,日本见招拆招,跟韩国玩阴的。现在中国东北地区教会中,不断有韩国人身影闪现。

大规模境外传教,背后站着韩国政府,传教士一方面是福音传播者,一方面是韩国民间大使,有政治目的。

阿富汗人质事件

韩国是仅次于美国的海外传教力量,而且在热情、组织、精神方面,绝对是第一位。

2000年时,一名韩国传教士每月援助金(由NGO提供)为1500美元,这钱可供他开销,设机构,聘职员等。

从韩国海外传教兵团来算,金额到今天已经是无法估算的天文数字。

2007年7月13日,韩国盆唐泉水教会慈善团一行20人,从汉城经北京再过迪拜,到达阿富汗喀布尔,由当地韩国NGO接待。

7月19日,3名当地的韩国人陪团共23人,前往坎大哈传教,途中大巴被塔利塔堵劫。

7月21日,卢武弦通过CNN呼吁塔利班释放人质。

22日,塔利班警告,如果美国不释放对应的23名被俘人员,将处死人质。

31日,塔利班已经处死两名人质。



8月1日,韩国终于禁止传教士进入阿富汗。

2日,韩国国会代表团前往美国求救。

10日,韩国大使与塔利班在加兹尼省部落长老协调下谈判。

11日,塔利班释放两名女病人。

28日,塔利班释放剩下的19名人质,危机结束。

阿富汗政府,美国政府强烈批评了韩国这种不合理海外传播行为。

这场传教危机,韩国人几乎将美国和阿富汗政府拖入泥潭,韩国政府也因此改变了“护照法”
返回列表